<var id="v77rr"><strike id="v77r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77rr"></var>
<cite id="v77rr"></cite><cite id="v77rr"><strike id="v77rr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v77rr"></var>
<ins id="v77rr"></ins>
13 2020/05

走进青年律师书房——让书香溢满青春模样

   世事忙忙,百年如梦,与其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,不如书画养性、品茗适情,安于一间雅室,只作快意于心,超然于神的学问、逸事、爱好,摆脱纷扰,给人生这场风月留一罅隙。—— 潘波律师

        五月四日,一个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节日。1919年5月4日的那一声呐喊,如同擎天霹雳般撕碎了旧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残梦。这场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反帝爱国运动,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,它以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起点而载入史册。如今我们仍然时刻铭记先烈精神,并用自己的方法传递着青年力量。

       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我们一起探访了青年律师潘波的书房——律芸斋,一起了解平日里正装楚楚、霸气十足、刚正不阿的律师们生活中的样子。

一、律芸斋

        “律芸斋”是潘律师给书房的雅号,这文绉绉的三个字凝聚他对这室中一器一物,一书一案的喜爱,也应该出自何典故吧,潘律师解释说,《说文解字》记载,芸,芸草也,似目宿。《淮南子·王说》记载,芸草可以死复生。唐·苏鹗《杜阳杂编》记载,元载末年,造芸辉堂于私第。芸辉,香草名也。又如:芸帙(书籍。因芸香可驱蠹虫,书卷中多置之,故名。同“芸编”);芸窗(书斋。古人藏书用芸香避蠹虫,故借芸以称书斋);芸台,古代藏书之所,亦指掌管图书的官署,即秘书省。因芸与草,与书有关,和自己的喜好相投,又因自己以法律为业,所以就叫律芸斋了。

二、读书

        书,自然是书房的主角,也是潘律师的心尖肉。潘律师平时非常热爱读书,除日常大量阅读法律相关书籍外,他会收集阅读各行各业各类图书,涉猎广博。




        雨果说,“书籍是改造灵魂的工具, 人类所需要的, 是富有启发性的养料。 而阅读, 则正是这种养料。”  每每夜深人静,柔和的灯光映照下,端正坐于斋房案前,徜徉在书的海洋,任由思绪随墨香在脑海中激荡,感受书中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,或哲理思辨的犀利锋芒,或条理清晰干货满满,这是潘律师每天最最享受的幸福时光。

三、格物

        目光所及,琳琅满目的书籍之外,便是斋主最爱的兰花、蒲草、竹子,她们或跃然登台书案,或栖身书房一角,个个神情饱满,满身“戏份”,毛竹青翠,蒲草葱茂,兰花亭亭纤细,每一个都有型有款,身形精致,俨然与斋主同起同坐,惺惺相惜。

别有根芽,积素幽长。瓷器,是斋主的另一心爱之物, 撇开案卷累牍之繁冗,偷得闲来时日,斋主细细把玩或精致或拙朴的器物,体味其中的岁月痕迹和背后的故事,罅隙中便多了些许珍贵的娴静与美妙。




        偶尔出差,疏于打理,繁茂的菖蒲叶尖变黄,需要用小镊子一叶一叶地耐心地摘除,简单地重复中修炼了心性,也成就了隐忍和坚强的个性。斋房的一物一器,在主人的侍弄和擦拭中也有了灵性,他们与斋主心照不宣地交流,也因斋主的热爱,生机勃勃,身姿飒爽!

四、清居

        结束了案头的忙碌,抛开所有的焦灼和琐碎,将自己的灵魂安放书斋,是每日最畅快的时光。或手捧喜爱的书,沉迷其中;或挥毫泼墨,倾述胸怀;或看着心爱的器物怡然自乐。什么都可以想,也可以什么都不想,让思想和灵魂飘一会,飘一会儿,再飘一会儿。潘律师说:置身书斋,有心爱的书籍、器物和字画相伴,便感觉自己便是最幸福的神仙,此生何求!




        字画素来是书房里不可或缺的常物。潘律师说:“字画不是拿来附庸风雅的,只有懂得其蕴含的深意方能内心闲适,安得其所。吾生有志,乐居林泉,栽松种竹,安分随缘,但求茅屋不漏,布衣常穿,樽不乏酒,炊不断烟,两三知己,朝夕聚谈”。不知不觉,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美妙的田园画卷。

        此刻,午后的阳光温软和煦,轻柔地打在他修长的身上,他望着窗外,目光坚毅,“其实每个人都一样,过去所有的经历都将丰富你的人生,人生的根本就是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”。

        书房是每一位主人读书、品茗、抒怀泼墨和冥想自省的私人空间,见证了每一个青年律师对事业的孜孜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。


        “立足书斋,走向法庭,营造人间正义场”。这是潘律师的人生哲学,相信也是每一位青年律师的夙愿。祝愿每一位年轻的法律人用奋斗收获生活和事业上喜乐安然,为法治社会的清正和谐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!